摘要:我們沒辦法改變大趨勢,但我們可以努力將粵語傳承給下一代。

?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見過這么一個場景:

一對父母帶自己兒子出去吃飯,父母之間均是說著流利的粵語,聽口音都是地道的廣州人,詭異的是,當他們跟自己兒子說話,反而一直使用普通話。

一頓飯下來,父母就在粵語和普通話之間雙語切換,只要跟小朋友說話,都馬上切換成普通話,當父母之間用粵語溝通,兒子似懂非懂地聽著,好像完全被隔離在外。

詭異的是,用這種交流方式的廣州家庭并非個例,有些對此已經習以為常。

廣州小朋友不會說粵語,還會覺得自己是廣州人嗎?-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圖片來自網絡

01

最近幾年,有一個新的名詞在一些廣州人的口中悄然誕生——土生撈仔

“撈仔”一詞被廣東人用于指代某些素質低、不文明的外省人,帶有貶義和歧視意味。

他們眼中的“土生撈仔”就是現今廣州年輕家庭養成的“撈仔”,這個詞帶有對外省人的諷刺和歧視,我們并不提倡使用。

但“土生撈仔”的背后,確實反映了一種我們每個人或多或少見過或感覺到的現象——說粵語的本土小朋友日漸減少

廣州小朋友不會說粵語,還會覺得自己是廣州人嗎?-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圖片來源于雷猴嘢

 

現在有一部分廣州小朋友盡管他們出生于廣州本土家庭,但他們嚴重缺乏本土意識

一位越秀區的自己友老耀跟我們說了他現在面臨的無奈困境。

老耀的兒子今年七歲了,上小學兩年了,但他的兒子現在只會說普通話。

讀小學以來,在學校基本上都說普通話,家里播放電視節目也是普通話,出外遇到的人大多數說普通話,只有跟家里人聊天,孩子才有機會用粵語交流。

久而久之,老耀兒子慢慢就只說普通話,即便他用粵語跟他說話,孩子也用普通話回答。

老耀有一次強行要他說粵語,發現兒子已經說不準粵語了,老耀想要糾正兒子的口音,但兒子對粵語有種抗拒心理,最后弄得兩個人都不愉快。

事實上,現在粵語漸漸從廣州小朋友的必修課變成選修課。

越來越少廣州小朋友會主動使用粵語,即便還會說粵語,發音也不太標準,一些地道的表達他們也不會,甚至用書面語翻譯過來,比如“幾時”有時候會說成“什么時候”“嘲笑”直接讀成“潮笑

?

?“嘲”粵語發音應為zaau1?

?

與之相反的是,這些小朋友會說得一口流利準確的普通話,他們口中蹦出的,越來越多是北方官話,如:“你干啥”、“我去”

?

除了說話半粵半普,當這些小朋友遇到不會用粵語表達的詞語,他們本能地以普代粵,用普通話承接表達自己的想法。

這時如果沒有人及時為他們科普地道的粵語,填補語言的空白地帶,他們腦海里記住的,只有普通話的表達。

廣州小朋友不會說粵語,還會覺得自己是廣州人嗎?-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圖片來自網絡

 

 

02

有人說過,語言是文化的載體,一方鄉音往往是聯結人與地方文化的臍帶

從我們牙牙學語開始,我們就從父母親人那里開始接觸粵語,以此搭建我們了解廣府文化的橋梁。

一個女生單戀一個男生,我們生動地稱她為十月芥菜新年時候,我們記得年廿八就要“洗邋遢”,年三十要謝灶;出去喝茶,我們聽懂伙計口中的“一盅兩件”、“水滾茶靚”代表什么;無論多少歲,一下大雨就會哼唱“落雨大,水浸街……”。

?

廣州小朋友不會說粵語,還會覺得自己是廣州人嗎?-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圖片來自網絡 

我一個高中同學是土生土長的廣州人,但他高中畢業之后就出省讀大學。大一第一個學期他回來過新年,下飛機第一時間跑去吃久違的“叉雞飯”。

他一邊吃一邊說,本來他在外地讀書覺得還沒什么,但他經歷了幾個月沒聽過粵語,沒吃過熟悉的粵菜,他就特別想家。當他一下飛機去坐地鐵,聽到地鐵播報是粵語,當時整個人都快哭了,感覺自己真的回到了家。

一方鄉音,承載一方鄉愁。這些來自家鄉的聲音傳遞了來自祖先的經歷教誨,最能帶給一個人穩定感和安全感。

廣州小朋友不會說粵語,還會覺得自己是廣州人嗎?-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圖片來自網絡

 

可反觀那些不會說粵語的小朋友,他們往往缺乏本土意識,對于本土文化都帶著一種淡漠的心態。

他們不會主動了解本土文化,跟老一輩的親人無法溝通,甚至開始抗拒接觸本土事物。當別人問他家鄉有什么特色、這句俗語是什么意思,他們只能啞口無言。

一個小朋友不會講本土語言,也不了解自己家鄉的文化,他們對自己的家鄉歸屬感和認同感從何而來?

換句話說,一個廣州小朋友不會說粵語,他們又怎么發自內心地承認自己是一個廣州人?更不要說以自己的家鄉和文化為傲。

03

作為80、90后一代,我們從小還能接觸比較多的廣府文化和粵語熏陶,但我們依然不敢自信地說自己傳承了100%的廣府文化,會說最正宗準確的粵語。

廣州小朋友不會說粵語,還會覺得自己是廣州人嗎?-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圖片來自網絡

 

假設我們這一代身上留存了70%的廣府文化,如果我們不注重教育傳承,到了我們的下一代可能只有60%,下下一代也就剩下不到50%,然后到40%、30%、20%……如此遞減,終將會有變成0%的一天

也許當我們和自己的子孫交流,我們對他們說:“我隔離”,他們會問我們:“為什么要隔離?”;

?

當我們說“秋風起”,他們根本不懂接下句“食臘味”;

?

當我們行叩茶禮,他們可能還以為我們得了帕金森,下一秒準備幫我們掛號看病。

廣州小朋友不會說粵語,還會覺得自己是廣州人嗎?-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圖片來自《舌尖上的中國

 

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很多,但歸根結底,家庭傳承的缺失是主要原因。

在大趨勢的影響下,有家長們認為粵語沒有普通話或英語實用,既沒辦法令考試加分,又對未來工作升職沒幫助,也沒必要特地讓小朋友掌握粵語。

也有父母覺得粵語不用特別教,順其自然就好了,等小朋友長大自然就懂粵語,但自己經常把小朋友置于普通話的語言環境,小朋友根本沒機會說粵語。

即使有些家長意識到自己小朋友不會說粵語,教育無效后也不知道怎么辦,只能任其自由發展,但要是真的等小朋友長大就為時已晚。

?

文化的血脈一旦中斷,在年輕一輩認知中,很多傳統和文化便猶如從未存在過。

廣州小朋友不會說粵語,還會覺得自己是廣州人嗎?-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圖片來自網絡

種一棵樹最好的時間是十年前,其次是現在。

每個廣州人要開始負起自己的應有之責,為下一代制造語言文化環境,讓他們有接觸本土文化的機會,培養他們的本土歸屬意識。

也許我們不一定有逆轉大趨勢的能力,但我們可以努力將粵語傳承給下一代

 

廣州小朋友不會說粵語,還會覺得自己是廣州人嗎?-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為延續粵語文化,羊城網聯合新世紀出版社,邀請了廣東著名音樂人陳輝權、梁天山老師,籌劃撰寫兩年之久,推出第一本用粵語朗誦的國學讀本——《粵韻唐詩》

?

廣州小朋友不會說粵語,還會覺得自己是廣州人嗎?-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希望從中華經典的普及讀物入手,將粵語文化的傳承重歸于新生代的日常學習之中。

 

《粵韻唐詩》書中精選的三十六首唐詩皆來自中小學生課本,可讓新生代在培養文學素養及陶冶性情之余,更讓大家感受到粵語文化的深厚沉淀及粵語音韻的鏗鏘之妙。

 

廣州小朋友不會說粵語,還會覺得自己是廣州人嗎?-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本書采用了最新的移動互聯網技術,讀者使用手機掃描書中二維碼,即可聽到陳輝權老師以粵語正音朗誦的詩文,使本書圖文與聲色并茂。

 

△點擊綠色圖標聽陳輝權老師朗誦詩文

廣州小朋友不會說粵語,還會覺得自己是廣州人嗎?-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粵韻唐詩》在推出之際,便得到多位文化、媒體名人鼎力支持。

?

廣州小朋友不會說粵語,還會覺得自己是廣州人嗎?-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無論如何時移俗易、世事變改,

我們都希望我們下一代的母語是粵語。

以這一本精雕細琢的書作

在他們心中留下一份歸屬感與鄉土情。

你,愿意支持嗎?

掃描二維碼或點擊閱讀原文

即可購買《粵韻唐詩》

教你的孩子用粵語讀唐詩

廣州小朋友不會說粵語,還會覺得自己是廣州人嗎?-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