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一張“6-20歲能熟練使用方言人群比例”的圖片在網上流傳,并引起熱議。

72%廣州青少年熟練掌握粵語?只有我們看到了背后的隱憂-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該圖由吳語愛好者@神樣胡桃根據某份暑期社會實踐報告《各地本土出生人士方言使用情況調查》中的調查結果,按照方言分區調整重新繪制,原版是這樣的:

72%廣州青少年熟練掌握粵語?只有我們看到了背后的隱憂-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該調查還有21-40歲、41-60歲、60歲以上幾個調查結果(為了讓大家更加直觀地感受不同年齡層的變化趨勢,我貼心地將調查結果做成動圖。)

 

72%廣州青少年熟練掌握粵語?只有我們看到了背后的隱憂-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如圖所示,重慶、成都、貴陽,地方語言保護得還十分完整,各年齡層熟練使用地方語言的市民都超過90%!

蘇州、杭州、溫州、寧波等地,60歲以上熟練使用方言的比例高達88%以上,而到了他們孫子輩那一代,卻出現了斷崖式下跌,跌破10%,蘇州甚至低至2.2%,十分堪憂。

中國語言資源保護工程首席專家曹志耘說,從語言學角度來看,12歲前是學習語言的最佳年齡,錯過了少年時期這段語言學習的黃金時間,被當作“第二語言”習得的地方語言總會有點“不完美”。

這個現象,在這幾個地方尤為嚴重!不難想象,蘇、杭、溫、寧的孩子,和他們的爺爺奶奶之間已經有一條永遠跨越不過的鴻溝,即便是互相表達愛意,也必須由第三者翻譯轉達,情何以堪?

72%廣州青少年熟練掌握粵語?只有我們看到了背后的隱憂-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有人指出,該調查可能只是某些學生的暑假實踐,可信度并不高,無需太上心。

而且粵語在6歲—20歲人群中的使用比例為72.1%,也說明保護粵語活動成效非常顯著,大量流行的粵語歌曲和影視作品,也使粵語保持了強大持久的生命力和普及度,生存狀況仍然十分樂觀。

72%廣州青少年熟練掌握粵語?只有我們看到了背后的隱憂-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72%廣州青少年熟練掌握粵語?但我們看到的現狀真的如此嗎?

?

部分廣州土生土長的00、10后已經不會唱“落雨大水浸街”;母語為粵語的父母,和孩子溝通卻要講普通話;孩子們對廣府文化、粵語文化毫不知曉,甚至從心底對粵語產生了抵觸和抗拒。

72%廣州青少年熟練掌握粵語?只有我們看到了背后的隱憂-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視頻截圖來源雷猴嘢

 

推廣普通話,消除各地民眾的溝通障礙,固然重要。但不同的地方語言承載著不同地方的生活方式、飲食習慣、民風民俗。不同的鄉音更能人一種族群認同感和凝聚力。

?

粵語不僅是廣州人交流溝通的工具,更蘊含著深厚的廣府文化。但在廣州,許多廣州的年輕人已不懂得一些專用名詞的粵語讀法,不知道粵語歇后語的意思,這使不少以粵語為母語的人士開始產生一種焦慮和危機感。

 

72%廣州青少年熟練掌握粵語?只有我們看到了背后的隱憂-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幸好許多有志之士與熱心組織都用各種方式方法,去推動粵語文化的傳承:饒原生老師在五羊小學開講“純粵語”課程、彭嘉志通過「嶺南小古王粵語講古大賽」發掘粵語講古傳承人、年初陳小春微博轉發長文倡議“保護粵語”等。

72%廣州青少年熟練掌握粵語?只有我們看到了背后的隱憂-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老舍說過,世界上最好的文字就是最親切的文字。

?

對土生土長的廣州人來說,廣州話不僅僅是交流的工具,更是一種情感上的認同,正是這種情感維系著他們之間的“根”意識。

?

但如果“根”都搖搖欲墜,又談何文化傳承和族群認同呢?

 

正如中國語言資源保護工程首席專家曹志耘所說方言的記錄是一場與時間的賽跑,我們竭盡全力地去做,但仍趕不上它消失的速度,在這場比賽中,我們注定是輸的一方。

?

下一波調查來臨的時候,能熟練掌握粵語的青少年還有72%嗎?

 

72%廣州青少年熟練掌握粵語?只有我們看到了背后的隱憂-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72%廣州青少年熟練掌握粵語?只有我們看到了背后的隱憂-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