服裝批發產業一直是廣州商貿活力的重要體現之一。或許很多人不知道,撐起這一產業半壁江山的正是湖北人。

原材料供應端的中大布匹市場,到生產端海珠區鷺江、康樂、瀝滘、土華等城中村里數萬計的衣廠,再到銷售端的沙河、白馬、十三行三大服裝批發市場……湖北人的身影,無處不在。

受疫情影響,從1月底開始,被譽為“全球最大紡織服裝集散地”的中大布匹市場宣布無限期延遲復工。昔日熙熙攘攘的服裝批發市場也一片沉寂。

而在湖北,也有大量服裝批發從業者無法返穗。

?

這個關乎數十萬人的飯碗和生計的產業,往年此時,本應迎來生產、銷售旺季。如今卻只能處于停擺和等待狀態。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受疫情影響,從1月底開始,廣州大大小小的服裝專業市場均被陸續關停。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1987年,廣州市政府全面整頓市容市貌,在海印橋上擺賣布料的“走鬼”們把攤位遷移到了海珠區的瑞康路。因為靠近中大,這個自發形成的市場成為了周邊居民口中的“中大布匹市場”,并不斷壯大。如今,包括廣州國際輕紡城、中大瑞紡商業廣場等在內的中大布匹市場商圈已成為了“中大國際創新谷”的一部分。

1月31日,中大國際創新谷管理服務中心發布了《致準備前往中大紡織商圈及五鳳、鳳和村務工人員的一封信》,信中表示:因防控疫情,中大布匹市場商圈推遲開市,周邊的五鳳、康樂、鷺江村等園區、廠房在未準復工之前,全部停水斷電,并封閉管理。

2月3日,中大國際創新谷管理服務中心再次發出了布匹市場將無限期延遲復工的通知,直到今天仍未恢復營業。昔日人滿為患、車水馬龍的中大布匹市場,如今只剩下了圍欄、封條、以及不斷循環播放的防疫宣傳。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中大布匹市場商圈,偌大的馬路上空無一人。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封閉管理期間,市場內許多巷子跟出入口都圍起了鐵柵欄,禁止通行。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不少商鋪過年閉業前都貼上了“恭喜發財”“新春快樂”等,如今,這些帶著美好祝愿的字條成為了他們的“封條”。|滑動查看圖片

據統計,中大布匹市場商圈里的專業市場有59個,共計商家約2.3萬戶,來穗務工人員超15萬,其中,來自荊州、仙桃、天門的湖北籍人士多達5.2萬。

但因為疫情防控工作需要,中大布匹市場里的不少湖北籍務工人員至今仍未能返穗。那些留在廣州的,在接到允許復市的相關通知之前,也一律不得開門營業。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物業入口都有保安把守,禁止出入。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閘門緊閉的檔口|滑動查看圖片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一名男子正在穿過馬路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附近的居民感嘆:“從來沒見過這么空曠安靜的布匹市場。”

因為靠近原材料供應地,中大布匹市場周邊的許多城中村都自發形成了以制衣為主的產業集群,如鷺江、康樂、瀝滘、土華等城中村里,就密密麻麻遍布滿了制衣廠。

這些城中村也是不少湖北來穗務工人員的聚居地,像是瀝滘村里,就有一條街開滿了武漢熱干面、襄陽牛肉面等湖北餐飲店。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海珠區瀝滘村密密麻麻的出租屋內,開了大大小小、數量眾多的制衣廠。這種情況在海珠、番禺、白云的城中村里十分常見,其中,又以靠近中大布匹市場的鷺江、康樂、土華、瀝滘等城中村最為典型。

以往每到春節過后,上述城中村都會因為“招工難”而上演搶人大戰,去年識廣就曾報道過康樂、鷺江等城中村制衣廠“月薪過萬招不到人”的事件。

如今受到疫情影響,上述城中村的“招工難”問題也因為湖北工人無法返穗而變本加厲。

另外,因為中大布匹市場關停,原材料斷供,廣州市內數以萬計的制衣廠也沒有辦法復工復產,不少老板都面臨著租金、違約、發不起工資等多重壓力。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去年2月,識廣在海珠區鷺江村內拍下制衣廠老板們排隊招工的情景。如今因為廣州城中村實施封閉管理,外來人員出入受到限制,昔日“熱鬧”的街頭如今卻是一片“空城”的景象。

原料斷供,工廠停工,位于產業鏈下游的服裝零售、批發也受到了不小沖擊。

沙河街道共有服裝批發市場23個,檔口近2萬,日均出貨量超過3000噸。據不完全統計,在沙河從事服裝批發的湖北籍人士超過3400戶。

假如沒有這次疫情,沙河現在應該是一片“熱火朝天”的景象。但如今卻顯得十分冷清。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廉泉路一帶是沙河服裝批發檔口最密集的地區。2月22日識廣到訪時,路上的人寥寥無幾。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批發市場關停期間,一些有網批渠道銷售的檔口老板仍然每天會來到檔口門前等待拉貨工人前來“出貨”。有老板表示:相比起以往成千上萬件的出貨量,現在每天只能走幾百件,甚至幾十件。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更多從事線下批發的檔口,則只能繼續等到官方允許復工的時候才正式能開門營業。沙河街道廣東益民服裝城前圍起圍欄,禁止出入。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某檔口門前貼著湖北籍返穗人員的注意事項,一位婦女在駐足觀看。

原定于2月21日恢復營業的十三行,上周發布了一則無限期延遲啟市的公告。而位于流花路的白馬服裝市場,也至今仍未宣布具體的復市時間。

相比起沙河,十三行、白馬的規模、交易量更為龐大,因此,在此次疫情當中所受到的沖擊也更為強烈。

據了解,每年的1~4月份都是十三行、白馬春季新裝的交易旺季。年前,許多商戶都備貨了幾萬至十幾萬不等的庫存用于年后銷售。如今復市時間的一再延遲,有商戶表示:今年的春裝很有可能會變成賣不動的“壓箱貨”,加上昂貴的店鋪、倉庫租金,損失至少上百萬。

“這幾年(做服裝)行情本來就不好,原本還打算今年春季沖一下,但現在已經提前進入倒閉行列了。”走訪過程中,十三行一位經營了十幾年童裝的經營者告訴識廣。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白馬服裝市場的正門被圍欄圍蔽,現場有保安把守。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大門緊閉的白馬大廈,顯示屏上滾動播放著防疫宣傳。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疫情之前,十三行服裝批發市場里人滿為患。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疫情之后,十三行服裝批發街路上門可羅雀,冷冷清清。

2月22日,海珠區發布了“中大布匹市場可有序做好復市前期準備”的相關通報。但何時能夠復市仍是個未知數。

同樣未知的,還有那些遍布在海珠、番禺、白云等城中村內的制衣廠,以及沙河、十三行、白馬等批發市場——那數以萬計的從業者們,又將怎樣熬過這個“最冷春天”?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

一位靜坐在檔口前的十三行經營者。

? THE END

本文由識廣原創出品,未經許可,請勿轉載。

互動話題

你所處的行業熬過疫情“寒冬”了嗎?

疫情下的城市——廣州服裝專業市場實錄-羊城網——懂互聯網,更懂廣州!